首页头条资讯 互联网 正文

腾讯市值落后阿里一万亿港元,传统互联网时代变了?|深氢商业

2个月前 ( 09-04 ) 65 0条评论
腾讯市值落后阿里一万亿港元,传统互联网时代变了?|深氢商业


6年不到,世界变了。


作者石歌,全文3300字,读完约需要5分钟。


9月2日,港股腾讯控股上涨1.11%收报545港元,阿里巴巴集团上涨2.97%收报291.2港元。在集体表现强势的新经济概念股中,两个龙头之间的差距却在悄然拉大,到2日港股收盘,腾讯的市值已落后阿里1.081亿港元。


这种以“兆”为单位的距离不是第一次出现了。阿里2019年11月26日赴港二次上市后不久,市值就曾甩开腾讯约1300亿美元。而现在的腾讯早已走出游戏业务受困于版号停发的低迷期,并且刚刚交出了利润创新高的财报。那么,它和阿里之间的一万亿到底是怎么来的?


其间的关键变化不是最近才发生的。把时间线拉长来看,这个差值显得越发耐人寻味。


2014年第三季度(9月30日),阿里IPO后的第一份财报显示当季收入为168.29亿元,净利润为30.3亿元;而腾讯同期的收入有198.08亿元,净利润为56.57亿元。论赚钱的能力,腾讯轻松碾压阿里。


再看用户。当时刚刚开始“All-in无线”的阿里移动端活跃用户只有2.17亿,这个数字不过才等于同期腾讯QQ同时在线账户数的规模,与腾讯的基本盘完全不在一个量级。腾讯麾下,不仅握有8.2亿月活的老牌霸主级应用QQ,微信和WeChat的月活也已达到4.68亿,下一个国民应用已浮出水面。


6年不到,世界变了。


01

“乌镇局”和“腾讯系”


与阿里相比,腾讯是互联网世界里的F4,不仅自身家底优渥,还有一帮和它一样阔气的朋友。


2014年2月19日,大众点评完成亿元及以上美元E轮融资,投资方正是腾讯。不到一个月,腾讯又入股京东15%,将QQ网购、拍拍并入京东,不久之后,京东被微信抬上了一级入口,与朋友圈、扫一扫、游戏中心等内容并肩。这一年被视为腾讯经营思路变化的关键之年。这家手握着一把王牌的公司意识到,充裕的现金和在社交流量上压倒性的优势,足以地养大一批强壮的盟友,帮助腾讯筑起高墙防御竞争,大可不必事事亲力亲为。


2015年10月,腾讯再向美团和点评合并后的新公司豪掷10亿美元;2016年7月,腾讯又出现在了拼多多的B轮投资者当中;滴滴的B轮、C轮、D轮、E轮融资,撮合携程和去哪儿合并,58同城联姻赶集网,腾讯也无一缺席…… 作为“中国最强VC”,腾讯的报表上出现了丰厚的财务回报,也在公司之外形成了一张以资本关系为纽带的资源网。


三年前的乌镇大会上,势能达到了顶峰。腾讯和有钱的朋友们贡献了一张身价5000亿的刷屏级合影。身着休闲装的马化腾坐在主位,是席上的大哥,身着正装的刘强东、王兴、张一鸣、程维、宿华两翼排开。比起数字,大佬的饭局更能让人直观感受到财务投资的现实收益:它集结一大批被腾讯投资的大中型公司,在互联网行业里形成了一个独特的标签:“腾讯系”;也有大量亲密的投资机构,可以在香港中环、上海陆家嘴、北京国贸建立起广泛的影响力。


腾讯市值落后阿里一万亿港元,传统互联网时代变了?|深氢商业


阿里的饭局成不了谈资。或者说,阿里根本组不了这样的饭局。


阿里能当“中国最强VC”吗?也许行。到2015年,阿里的净利润开始超越腾讯,自由现金流也稍高于腾讯。但它的逻辑与腾讯截然不同。2018年的投资者日上,蔡崇信对投资者说,投资成功与否不知要看ROI和IRR,阿里战略投资和并购的核心目标,一是进一步夯实和完善公司在核心业务上的优势,二是在技术领域做面向未来的前瞻性布局。


简而言之,阿里从来不想让脚跟离开它的“圆心“,2020年和1999年一样,还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此外,资金和流量是互联网红利期的人参汤,而QQ和微信两个超级应用尤其能“补”。不只是京东、拼多多可以从中受益,腾讯自己也能靠它把后发劣势灌溉成规模优势。在线音乐平台酷狗音乐出现后,腾讯音乐横空出世;暴风之后,QQ影音迅速打开市场;美图秀秀之后,腾讯随即出品美图软件天天P图。基于此,腾讯能够迅速建立起一个庞大的消费者服务矩阵,从游戏娱乐到工具、社交,应有尽有。这对它来说是个现实的商业选择,某种程度上,“充满自豪地抄袭”好过被颠覆。


而起家于电商的阿里,从创立的第一天起就没有过QQ或微信这样量级的流量池子。吸引人们来到阿里平台的根本是货和服务的丰富性,这意味着阿里必须要建立起一套维系人、货和场之间关系的能力框架,这样的“重模式”,几乎只能靠自己解决。如果说阿里早年做内外贸B2B、再到C2C的淘宝网,只需要搭一个对接平台撮合买卖双方,那么当一定量的交易产生后,开掘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河道”,就是它绕不开的命题。为此,阿里先后孵化了支付宝、阿里云、菜鸟。为延伸场景,新零售要做,IOT也要做。在此基础上,盒马、天猫超市、天猫精灵、钉钉等陆续出世。


02

财务投资公司


聪明人借力打力,笨人寒耕热耘——这种哲学贯穿了腾讯至今的商业布局。在动作比较密集的时候,腾讯平均一个月的投资动作都在10家公司以上。即便2018年一篇叫《腾讯没有梦想》的雄文痛批腾讯是一家投资公司,据传还震动了其高层,但腾讯似乎并不认为这是一个贬义词。今年4月,“腾讯投资”的官方网站上线了。这在企业的职能部门中非常罕见。据媒体报道,腾讯投资的公司已超过800家,其中70多家已上市,超过160家是市值或估值超10亿美元的独角兽。


而变化可能就在这种聪明的决策里发生了。


现在的腾讯似乎非常乐意成为“中国的伯克希尔哈撒韦“,一家精于财务投资的控股公司。而伯克希尔哈撒韦是美股市值前十名的常客。腾讯也不失为一支优质的股票。从2004年上市以来,它为投资者带来了300多倍的回报,员工平均月薪7万、王者荣耀团队100个月年终奖的段子时常在互联网圈子内流传。


但在冲破万亿美元的苹果、亚马逊、微软等面前,伯克希尔哈撒韦也只能做到当个常客。而常客隐藏着另一层焦虑:不管自身赚钱能力有多么稳健,但市场认为,你已失去面对未来的想象力。


7月,同样做了多年常客的埃克森美孚骤然掉出了美股市值前十,被Salesforce和特斯拉取而代之。


彭博社在报道中写道:“对于埃克森美孚,这是令人震惊的失宠。就在2011年,埃克森还是世界上最大的公司,它的退出反映了时代的变化,同样体现了投资者对科技股的热情。这些变化标志着能源时代的结束,以及计算时代的开始。”


腾讯距离阿里的一万亿港元,是否会成为下一个埃克森美孚式的预言?


担忧不无道理。2020年第二季度,腾讯和阿里都交出了一份不错的财报。但和2014年的那个季度相比,光景已经大不相同了。


这个季度,腾讯营收为1148.83亿元,净利润为301.53亿元;阿里营收为1537.5亿元,净利润464.4亿元,表现均在腾讯之上。核心电商之外的几个支柱性业务迅速地成长起来。从2020年第一季度开始,尽管受到疫情影响,阿里云仍连续保持58%的收入增速,盒马、天猫超市、银泰等新零售业务的收入也在以80%以上的速度狂奔,且在阿里总收入的占比中达到了20%。此时,脱胎于阿里的蚂蚁集团也终于传来了上市的消息。阿里ADR的价格已快速接近300美元,几乎翻过了2019年各大主流投行对阿里预期的最上限。


腾讯也在试图讲新故事,可是尴尬的情况也在同时发生。


锣鼓喧天的产业互联网依然在财务数据上延续了上一个季度的报收。腾讯云的收入增速没有单独公布,仅表达了从上季度的环比下降转为环比和同比均有增长,理由是“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持续影响下,线下项目的交付工作尚未在第二季完全恢复”。对咄咄逼人的字节跳动,腾讯选择了老路子,学习抖音做视频号,试图靠微信的流量狙杀对手。


更微妙的是,在游戏和广告两大盈利金刚之外,微信开始发力电商,将新生的微信小商店写进财报,此后的分析师电话会上,腾讯表示小商店是对小程序电商的有力补充。这在动摇“腾讯系”的信任基础——京东的京喜和拼多多两个“小兄弟”正在下沉市场打得不可开交,“大哥”也要自己下场夺食?


野蛮生长的新贵们并不介意被拿来与“大哥”相比。美团和拼多多的市值正在迅速向上迫近,达到腾讯的约三分之一。在腾讯作为支柱之一的金融理财市场,美团的支付梦重新燃起。5月,美团上线美团月付,支持延期、分期还款,可在外卖、点评、打车、酒旅、摩拜单车中使用,而这些线下场景,正是微信在针对支付宝的份额大战中用投资从美团那里换来的宝贵弹药。


三年前那个以腾讯为尊的饭局,已被席上的人无声无息地拆了桌子。


最近,一个刘强东和马化腾喝酒的短视频在抖音红了,配的BGM是《爱江山更爱美人》。酒过三巡,刘强东举杯对兄弟们说:“Pony是人最nice的”,在桌上的“好”和喝彩声中,马化腾和刘强东一饮而尽。


“人生短短几个秋啊,不醉不罢休。东边我的美人啊,西边黄河流”。2020年,抖音的DAU增至4亿,其母公司字节跳动的估值也达到了1400亿美元——差不多正好是腾讯比阿里少的那个数。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本文作者:yuneu 网址:http://yuneu.com/post/328.html发布于 2个月前 ( 09-04 )
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65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